专区首页 | 游戏特色 | 游戏背景 | 开始游戏 | 属性详解 | 记忆魔法 | 制作热键 | 常用命令
信仰介绍 | 种族介绍 | 职业介绍 | 法术列表 | 技能列表 | 货币制度 | 城镇地图 | 公会系统
经验心得 | 心情故事 | 玩家交流 | EQ家族 | 玩家照片 | 游戏画面 | 相关下载 | EQ论坛
 

无尽的任务EQ--信仰介绍

Bertoxxulous - The Plaguebringer
(博塔索罗斯、瘟疫带菌者)


Bertoxxulous 的信徒相信在 Norrath 唯一的真理就是每个东西都会死。他们视肉体的腐烂为最美的东西。瘀青的暗紫色、灿烂的黄绿脓包,这些只是少数其信徒的最爱。自然而然,其信徒多数追求降术的黑魔法,因为没有什么比被腐烂的东西-即使非生命-所围绕着更令他们渴望。别认为这意味着其信徒想自杀或寻求短暂的生命。相反的,他们希望过着长寿痛苦的生命,散拨他们黑暗、带菌的污点至全 Norrath。
.
Brell Serilis - The Duke of Below
(普罗.思瑞司、地底公爵)


Brell Serilis 的信徒相信地表以上的世界是根本就是在浪费空间。他们在贯穿 Norrath 内部的山洞、洞穴及地道中找到真正的快乐。但这是 Brell 信徒能一致同意的少数观点。Brell 信徒分很多派系。The Runny Eye Clan of Goblins 声称他们是 Brell 之子,但这使 Kaladim 的矮人们觉得十分反感,因为他们知道矮人才是 Serilis 真正的后裔。恶毒的 Gnolls of Split Paw 对此则完全不同意,因为不是 Brell 用 Cosgrove 的泥捏出他们的吗?进入 Norrath 的地下世界,你很容易发现,到处都有各式的 Brell Serilis 信徒。
.
Bristlebane Fizzlethorpe - The King of Thieves(布里斯托班.斐斯利索普、盗者之皇)

Bristlebane Fizzlethorpe 的信徒相信,不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好玩最重要。吟游诗人、盗贼、弄臣、赌徒和街头舞者是一般的信徒。他们通常都非常有魅力、聪明伶俐且机智过人,这也是所有 Bristlebane 信徒应尽量拥有的特点。各种恶作剧对他们来说都是被鼓励的,开玩笑好像在举行最隆重的仪式。很少 Bristlebane 信徒具有恶意,但他们在身边时,请看好你的钱包。而且千万不要让他们认为你是个吃公家饭的家伙。

.
Cazic-Thule - The Faceless
(凯萨克-思罗、无面者)


Cazic-Thule 的信徒害怕他们的所信奉的神只,深信只有创造恐惧于他人心中,才能避免祂报复性的惩罚。他们努力压制所有欲望。恐惧统治他们的生命,同时透过恐惧他们统治他人。痛苦、苦难、暴力、折磨、活人献祭;这些都是他们的工具。很多蜥蜴人是虔诚的 Cazic-Thule 信徒,但类人种族的信徒人数每日遽增,在恐怖与痛苦的恶梦中,一个阴冷的影子正渐渐吞没 Norrath 的光明。

.
Erolissi Marr - The Queen of Love
(爱罗莉西.玛、爱心之后)


Erolissi Marr 的信徒深信着爱能战胜一切的看法。但要注意的是,虽然爱通常是个安祥的概念,Erollisi 信徒可不是和平主义者。他们希望能住在一个大家爱大家、暴力不存在的世界里,但还没天真到相信 Norrath 是个这样的地方。他们热情的爱所有人、地及观念,愿意为维护这些而献身战斗。每个 Erollisi 信徒的梦想,是为他们所爱的人或誓死于非自我的防护。很多圣堂武士感受到真心的呼唤,信仰 Erollisi Marr。
.
Innoruuk - The Prince of Hate
(因诺鲁艾克、仇恨王子)


Innoruuk 的信徒几乎包括了全部的暗黑精灵(Dark Elf)一族,相信祂是他们的"父亲"。他们深信不移仇恨是有力的创造之力,或"这个"创造力量是在宇宙中。创造来自于毁灭。爱与仁慈是给那些无知、不知道所为何来的人的工具,或不敢取得他们真正想要的胆小之徒。只有获得敌人的完全轻蔑,你才能真正的获得赢过他们的力量。同情与怜悯在面对轻视与恶毒时毫无力量。Innoruuk 信徒真心相信,若恨的够深,他们可以毁灭整个 Norrath。
.
Karana - The Rainkeeper
(卡瑞那、雨之守护者)


Karana 的信徒相信暴雨绝对的力量。他们崇拜雨那能给予生命的力量,尊敬沙暴与暴风雨的毁灭力。典型的 Karana 信徒是乡村的人类、农夫、牧场经营者与其他类似的人们。通常他们会提供食宿给陌生人挡风遮雨、得以温饱。大部分 Karana 信徒过着流浪的生活,旅游到风吹之处。他们是很谦虚、慷慨的人,重视力量与诚信,无法容许对 Karana 与其作为有丝毫的不尊敬,因为他们知道只有靠祂的智慧与仁慈,Norrath 的一切才没被永恒的暴风雨毁灭。

.
Mithaniel Marr - The Lightbringer
(蔑森尼尔.玛、拥光者)


Mithaniel Marr 的信徒相信勇气正正是文明人和野兽的区别所在。祂的信徒遵守重视真相、荣誉及慈善的严谨道德规范。他们是被践踏的冠军,圣堂武士中最高贵的。信徒们努力赶尽杀绝 Norrath 所有黑暗邪恶的事物,经常永无终止的为这贡献了自己的生命。直到 Norrath 被 Mithaniel 的光洗净,不然他们绝不休息。他们对自己与其责任非常认真,对恶作剧或有意的破坏没什么耐心。很多圣堂武士是 Mithaniel Marr 的忠实信徒。

.
Prexus - The Oceanlord
(朴里萨斯、海之主宰)


Prexus 的信徒相信真正的力量存在 Norrath 的深海。他们相信万古之前,生命在深海中形成,有一天,海会再度兴盛,吃掉不值的人及拥抱信徒。海之主宰的仆人通常居住在有广大水域的附近,工作也是如此。他们尽力传布 Prexus 的福音给有兴趣的人,保卫 Norrath 的海域。多数船员与渔夫是 Prexus 的信徒。
.
Quellios - The Tranquil
(克罗里欧丝、平静之子)


Quellios 的信徒追求和平。他们不是严谨的和平主义者,但他们会保卫自己与所关心的人。他们追求的是内心的宁静,希望了解自己与其周遭的世界。渴望有智慧了解真正的自我,尽力协助他人获得启发。因为此智慧的分享,他们相信可以拥有世界和平。如果每个生物都了解自己与邻居,就不会有冲突及战争的需要。Quellios 信徒过着流浪的生活,不停的寻找知识,希望藉此能发现真正的自我。
.
Rallos Zek - The Warlord
(罗楼.塞克、战神)


Rallos Zek 的信徒相信适者生存,弱者淘汰的道理千古不移。战场的火焰是唯一可让他们获得启发的地方。宇宙在冲突中形成与毁灭。赢家在战败者的尸体取得享受。死者毫无尊严,因为如果他们值得尊重,心脏该是在运血而不是在 Norrath 的土上。Zek 的信徒清一色是战士。
.

Rodcet Nife - The Prime Healer
(洛赛.奈夫、权威医者)


Rodcet Nife 的信徒发誓与疾病和死亡对抗到底,直到一己的生命被夺走。大方与谦虚是他们的特质,只要求他们所帮助的人延续他们的慈悲。他们并不满足于处理已发生的疾病和死亡,更要毁灭这些邪恶的来源。医生和隐士是一般的信徒,但很多高贵的游侠和圣堂武士也会遵照 Nife 之誓。他们相信,透过对权威医者的信念,有一天宇宙的受伤之心会痊愈,死神的黑影不会再出现。
.
Solusek Ro - The Burning Prince
(索如赛克.洛、炙焰王子)


Solusek Ro 的信徒相信来自于火的那种无拘无束的天然力量。世界源起于火,也在火中毁灭。有进取心才能获得所想要的。从上面的力量获得了权力。Ro 的信徒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们所畏惧的。大胆轻率,敢说敢做。没有也不想要社交魅力。他们要求,也通常赢得,伙伴的尊敬。想要元素力量的人追随 Solusek Ro,因此许多巫师投入祂燃烧的怀抱。
.
The Tribunal - The Six Hammers
(车毕浓、六锤尊者)


The Tribunal 的信徒只追求一件事:正义。有些人成为警卫或保安官表现正义感,但 Tribunal 的真信徒不承认 Norrath 的法院,对民众强行 Tribunal 的最终正义感。惩罚、报仇及虐待是神圣的工作。Tribunal 信徒有条理、耐心及正直。他们必须如此,因为如果错罚无辜,Tribunal 会判决他们进入永生的折磨。
.
Tunare - The Mother of All
(图奈尔、万物之母)


Tunare 的信徒相信我们都是 Tunare 的孩子。Tunare 的孩子协助 Norrath,将其看待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希望他能茂盛生长。信徒相信 Norrath 给予了 Tunare 生命,从 Tunare 蹦出所有其他生命。因此,膜拜及保护着土地,信徒尊敬保护和供养他们母亲的母亲。Tunare 的信徒愿意为大自然的一切战斗,至死方休。许多德鲁依、游侠和精灵遵从 Tunare 之道。
.
Veeshan - The Wurmqueen
(薇仙、龙神)


本身不是龙的 Veeshan 信徒相信龙类是最高等的生物。他们发誓对龙之母的忠诚,供奉自己或小孩给其孩子。回报这不朽的忠诚,Veeshan 对信徒非常保护及慷慨。很多人类因对飞龙的服侍获得大量的财富和古老知识,但这些礼物有很大的代价...知道自己比起龙来,连动物都不值,而且他们能随时取走你的生命。